花心还是忠贞?让动物大佬教你做人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物种日历”,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

花心还是忠贞?这是一个问题。在动物们的世界里,一夫一妻、一夫多妻甚至一妻多夫都普遍存在。今天就为大家介绍一下那些一夫一妻的动物们吧。

多情的田鼠

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的大草原上,到了春天,年轻的草原田鼠(Microtus ochrogaster)就会离开父母,开始组建自己的小家庭。它们的“婚礼”既温柔又狂野,两只田鼠会互相嗅、舔、蹭,并为对方梳毛,还会在一天内交配15-30次。结为配偶之后,它们就会厮守在一起,一起筑巢和照顾孩子。不过,雌鼠也有可能生下其他雄鼠的崽,说明田鼠并不是完全“忠贞”的动物。3/4的田鼠夫妻终生不离不弃,如果一方死去,只有不到20%的田鼠会接受第二任妻子或丈夫。

草原田鼠 | 图片来源:Barbara L. Clauson / kars.ku.edu

草原田鼠 | 图片来源:Barbara L. Clauson / kars.ku.edu

虽然私生活非常浪漫,但草原田鼠也有暴力的一面。在交配后不到一天之内,田鼠会突然变得讨厌“外人”,遇到“家人”以外的同类,就会扑上去攻击。

频繁的交配会让田鼠分泌一些激素,比如催产素和抗利尿激素,这些激素是操纵田鼠爱情的魔药。如果我们给雄鼠注射抗利尿激素,他就会对雌鼠表现得十分亲热,非她不娶,并对其他的田鼠大打出手。如果我们用化学物质阻止抗利尿激素发挥作用,雄性草原田鼠就会变得冷漠无情,感觉不会再爱了。而如果给雌鼠注射催产素,她会变得对雄鼠热情,好像非他不嫁。奇怪的是,催产素并不会使雌性草原田鼠变得暴力,所以雌鼠脾气不好应该另有原因。

一对恩爱的草原田鼠 | 图片来源:pinterest

一对恩爱的草原田鼠 | 图片来源:pinterest

“魔药”让田鼠相爱的根本原因,还是在于它们的脑子。哺乳动物都能分泌催产素和抗利尿激素,但这两种激素在大脑的什么位置发挥作用,因物种而异。草原田鼠和它的亲戚山地田鼠(Microtus montanus),大脑接收催产素和抗利尿激素的位置就不一样,这让它们的行为迥然有别。山地田鼠非常不解风情,雄鼠在交配后立即跑路,就算你给它注射多少激素,也不会让它爱上谁。

换句话说,草原田鼠是天生的“情种”。在哺乳动物里,像它这样一夫一妻制的物种,只占到大约3%。

开后宫?你付得起奶粉钱吗?

一夫一妻制是演化生物学上的一个难题。按理说,一个动物越“花心”,跟越多的异性发生关系,就会留下越多的孩子。雄性动物尤其如此,因为精子比卵子小得多,“便宜”得多,一个雄性动物可以产生许多精子,让许多的雌性受孕。传说摩洛哥阿拉维王朝国王的伊斯梅尔,后宫有500多名妻妾,他有888个孩子。

如果“后宫”可以让动物子嗣兴旺,那么何必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?其实,我们应该反问的是:你觉得随便哪根葱都能搞得起“后宫”吗?

一只雄狮与两只雌狮,一夫多妻的情况在动物界并不少见。图片:Uniqornia / weheartit.com

一只雄狮与两只雌狮,一夫多妻的情况在动物界并不少见。图片:Uniqornia / weheartit.com

有些动物可以一大群往一块儿凑,有的却不行,这里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是生态条件。比如食物资源非常稀少时,如果动物聚成一群,大家都会因为食物不足而饿死,后宫也就无从谈起了。

而且,当吃饭都成为问题的时候,如果遇到异性同类,你只会担心它和你抢粮食,根本不会往羞羞的方面想。草原田鼠之所以如此多情,可能是因为它们生活在资源匮乏的环境里,每一对田鼠都坚守自己的领地,不许别的田鼠进犯。对内的温馨和对外的暴戾,对田鼠而言,就是一体两面。

一夫一妻制出现的另一个原因是小孩太难养了,对这一点,人类肯定深有体会。不是每个人都像伊斯梅尔那样可以供得起许多小孩的奶粉。如果你的一大堆妻妾生了一大堆孩子,然后通通饿死,“后宫”对你来说也就毫无好处。所以还不如从一而终,一对夫妻共同养育一个或几个孩子。

不出意外的话,大天鹅是一夫一妻的,但如果一方意外死去,另一方大概率会再寻新欢。| 图片来源:Tony Hamblin / www.flpa-images.co.uk

不出意外的话,大天鹅是一夫一妻的,但如果一方意外死去,另一方大概率会再寻新欢。| 图片来源:Tony Hamblin / www.flpa-images.co.uk

在天愿做比翼鸟

这方面最经典的例子正好就是鸟类。“仰视百鸟飞,大小必双翔”,鸟类里的一夫一妻制异常多(超过90%)。雏鸟要在短时间内长大到可以飞行需要大量能量,所以小鸟们通常胃口惊人。我们都看到过春天的鸟妈妈和鸟爸爸在空中来回穿梭,衔来虫子塞进雏鸟的小嘴里,这确实是一项非常辛苦的工作。杂色山雀(Parus varius)的雏鸟每小时要进食五次,由父母合作进行喂食。

杂色山雀在喂食。| 图片来源:threepark.tistory.com

杂色山雀在喂食。| 图片来源:threepark.tistory.com

像人类一样,如果鸟类的“夫妻”能够齐心协力合作,家庭生活也会更加顺利。比如,去年就在一起的三趾鸥(Rissa tridactyla)“老夫老妻”,比今年新结合的“新婚夫妇”产卵更早,养育的小鸟数量也更多。因为“老夫老妻”的合作更有默契,这也许是一些鸟舍不得“原配”的原因。

一对三趾鸥在崖壁上照看自己的孩子。图片来源:T. Müller / wikipedia

一对三趾鸥在崖壁上照看自己的孩子。图片来源:T. Müller / wikipedia

时间是影响一夫一妻制的另一个因素。如果一种动物的繁殖时间非常短暂,比如某些蛙类和海鸟,“脚踩两只船”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。因为大家都在同一时间“谈情说爱”(有点像大学?),当你找到一个配偶的时候,其余的异性早就已经“名花有主”了。

保护欲也可能导致一夫一妻制的产生。和食物一样,配偶本身就是一笔珍惜的资源。现在的基因检测技术,让我们可以给野生动物做“亲子鉴定”,结果发现,许多鸟类的后代里,都有“隔壁老王”的杰作。费心费力把孩子喂大,却发现不是自己的崽,这实在太可怕了。更可怕的是,许多雄性动物都有杀婴行为,当找到一个带着小孩的雌性之后,先把她的小孩杀掉,再与母亲交配。

雄性狮子杀婴,这可以促使雌狮尽快发情。图片:Paul Joynson Hicks、Barcroft / YouTube

雄性狮子杀婴,这可以促使雌狮尽快发情。图片:Paul Joynson Hicks、Barcroft / YouTube

雄性动物可以整天看着配偶,不让绿帽子落到自己头上,但看着老婆是需要时间和精力的,老婆多了,他也负担不起,往往只能紧紧看住眼前的这一个。小巧可爱的犬羚(Madoqua spp.)是少见的一夫一妻制羚羊,雄犬羚不会保护孩子,但对老婆的保护欲却非常强。他总是一步不离地跟在老婆身旁,并在四处留下自己的气味,一方面是为了标志领地,另一方面也是宣告雌犬羚已经“名花有主”了。

柯氏犬羚 Madoqua kirkii,上图为雌性,下图为雄性。图片来源:Yathin S Krishnappa / wikipedia

柯氏犬羚 Madoqua kirkii,上图为雌性,下图为雄性。图片来源:Yathin S Krishnappa / wikipedia

如果爱,就一辈子在一起

最后,如果找到“另一半”的可能性极小,那么就不要指望“天涯何处无芳草”了,这方面最好的例子可能是(雌雄异体的)寄生虫——不会走路,没有眼睛也没有什么脑子,在别人的身体里混沌度日,“谈婚论嫁”肯定非常困难。所以遇到一个配偶之后,它们往往会长相厮守。

某些种类的血吸虫,比如日本血吸虫(Schistosoma japonicum),成熟的雌虫和雄虫终生都会贴在一起。短粗的雄虫身上有一条凹陷,称为“抱雌沟”,他会把细长的雌虫夹住,这样,没手没脚的虫子也可以(不要脸地)拥抱老婆了。

雄性日本血吸虫通过抱雌沟抱住雌性。图片:ruby.fgcu.edu

雄性日本血吸虫通过抱雌沟抱住雌性。图片:ruby.fgcu.edu

血吸虫的远亲,双身虫(Diplozoidae)更为“痴情”。交配之后,雌虫和雄虫的身体会长在一起,变成字母X的形状,终生不能分开。真是上天比翼鸟,在地连理枝啊。

一种双身虫,雌虫和雄虫长成X形。| 图片来源:QM Dos Santos et al. / Journal of Helminthology(2015)

一种双身虫,雌虫和雄虫长成X形。| 图片来源:QM Dos Santos et al. / Journal of Helminthology(2015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